主页 > 在线炒股 > 「股市配资」连亏两年竟未“披星戴帽” 信雅达“炒股”扭亏难掩主业颓势

「股市配资」连亏两年竟未“披星戴帽” 信雅达“炒股”扭亏难掩主业颓势

股票开户 在线炒股 2020年05月19日

(原标题:连亏两年竟未“披星戴帽” 信雅达“炒股”扭亏难掩主业颓势)

信雅达在连亏两年后,却未“披星戴帽”,如此情况令人惊奇,更惊奇的是,在其退市风险激增的2019年,净利润竟神奇大幅盈利。若梳理其利润来源,可发现“炒股”所得很关键,然而对于这一利用炒股盈利的做法,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是值得商榷的。

2019年年报披露工作已经结束,近5年中股价跌幅达90%的信雅达在连亏两年后,2019年顺利扭亏为盈,983.68%的净利润增速超过了A股大多数上市公司。然而,在漂亮的业绩增速背后,4063.79万元净利润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影响后,扣非后的净利润依然亏损了8343.86万元。在信雅达2019年扭亏为盈,看似漂亮的业绩背后,“炒股”浮盈是让其得以起死回生的关键,然而若进一步深入分析,可发现公司的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欠佳,炒股维持业绩不亏损的做法是否长期有效仍有待时间去检验。更值得注意的是,大股东郭华强近两年持续减持套现的行为,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投资者持股信心,拖累了公司股价表现。

业绩增长靠“炒股”

信雅达是一家软件服务公司,2016年之前的数年中,公司不管是净利润还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每年均有不错的增长,然而自2017年开始,经营业绩出现了明显变化,不仅营收持续出现负增长,且净利润在2017年和2018年还分别亏损了2.35亿元和459.87万元。

然而让人奇怪的是,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版)的相关规定,上市公司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或者被追溯重述后连续为负值的,其股票需要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前需要冠以“*ST”字样,以区别于其他股票,可信雅达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年报披露的净利润均为亏损情况下,公司股票并未被“披星戴帽”。

虽然股票名称没有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但如果2019年的业绩再度亏损,则其仍有退市的风险,或是退市风险压力激增,然而信雅达在2019年却神奇地扭亏为盈了,净利润实现同比大幅增长。若剥开其业绩大幅增长的华丽“外衣”,可发现公司业绩的大幅增长并非主营业务贡献,扭转业绩转好的乾坤是其“非经常性损益”。

年报显示,信雅达2019年的非经常性损益为1.43亿元,除了数千万元的政府补助、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项目外,其持有的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及投资收益相关项的合计金额高达1.38亿元。

年报还披露,2019年末,公司持有财通证券2356.29万股股权,该股票2019年12月31日股票收盘价为11.34元/股,而2018年12月31日该股票收盘价为7.22元/股,仅这一项投资,根据期初、期末收盘价差确认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就高达9707.9万元。除此之外,截至2019年末,信雅达还持有唐山港、新联电子、丽江旅游多只股票、可转债及国债等。就其所投资品种看,公司俨然就是一个“炒股专业户”。

另外,2019年信雅达还向西安擎川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海宁东证唐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两家公司共投资了5000万元,这两家公司均为投资公司。由此来看,信雅达似乎尝到了投资的甜头,有扩大投资业务的趋势。

当然,上市公司利用闲置资金投资理财本无可厚非,但如果在公司业绩一落千丈下,上市公司不去着力发展主营业务,却将“炒股”及其他投资当作“救命稻草”,如此的做法恐怕并不是什么好事,毕竟“炒股”有赚有赔,股票等投资行为所能实现的浮盈本身也并不稳定,一个不慎,收益见不到,反而还可能会折了本钱。

主业成绩不佳

从信雅达近几年经营情况来看,公司的经营颓势相当明显,营业收入已经连续三年又一季度出现下滑,在2017年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总收入分别同比下滑了4.56%、7.51%、1.89%和16.87%。就2019年经营情况看,其各大主营产品均呈现出疲态,发展动力明显不足。

根据公司年报介绍,信雅达主要向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提供金融软件产品技术开发和技术服务的一体化IT解决方案,在标准产品的基础上根据不同客户的个性化需求进行配置和二次开发,为客户提供包括技术开发与服务和规划咨询的一体化解决方案。公司目前的主要业务模式是传统软件业务模式,即向金融客户销售传统的软件。收入的主要来源是软件产品的销售以及软件产品的服务费,软件产品的销售以及软件产品的服务费的营业收入占公司主要营业收入的80%左右,此外还有硬件销售和环保业务。

具体来看,其金融软件业务主要为智能客服、客户投诉管理产品及金融风险类产品等。2019年,信雅达软件产品实现收入9.99亿元,占全年营收83.27%,同比增长7.05%。然而,该类业务的收入虽然有所增加,但是毛利率却有所减少,2019年其软件产品毛利率为58.31%,同比下降了2个百分点,这使得其当年该类业务所实现的利润并没有出现多好的表现。

标签: 披星戴帽   雅达   主业   连亏   炒股   两年   扭亏   难掩     竟未